位置:主页 > 工具 >
像打地鼠一样打盗版做高清戏剧放映的他们难在哪
发布日期:2022-05-13 03:54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阅读:

  如今,舞台高清官摄流行,线上演出方兴未艾,各家版权主体也深受盗版、盗播之苦,而“新现场”就是其中之一。

  截至2022年1月,“新现场”放映剧目已达208部,覆盖北京、上海、广州、台北、香港等53地,放映超过9000场,观影人次超过68万人。

  与此同时,“新现场”也在和层出不穷、花样迭出的盗版行为做斗争。疫情再次重创演出市场时,传播、售卖高清影像成了火热“商机”,朋友圈里又兴起了无授权的盗版“直播”,让他们叫苦不迭。

  维权时,奥哲维文化总裁李琮洲说,他们一向坚持盗版的“动态清零”,“律师函得花钱,各种公证要花钱,一线工作者还要和平台和盗版账户各种交涉,遇到顽固分子还能被气得睡不着觉,但总觉得是对版权方和优质内容的尊重和义务。”

  “‘艺术无界’怎么就成了理直气壮的盗版借口呢?”孔小溪更担心,如火如荼(包括很多来路不明)的免费播放,会彻底耗尽观众此前养成的付费习惯,遗忘走进剧场的仪式感,“恐怕对于演出市场、文化产业来说,失去付费习惯,失去观众,才是真正的绝路。”

  在舞台作品的高清官摄出现前,有些人会偷录、盗摄演出现场,但画质、音响都会受影响,一旦开始有高清官摄,就给大家提供了“搬运”便利。那时,国外偶尔有盗版视频,但传播量不会太明显,版权维护也比较快。国内也有,但也不算大范围,因为大家不太知道还能看官摄。另外,除了莎士比亚、莫里哀的经典戏剧作品,不少人对国外当代戏剧并不了解,可能一个名字都说不上来,也就谈不上观看意愿。

  2015年,我们开始在一些正规的官方途径引进、推广高清放映,有些人可能就去找资源,盗版也开始多了起来。这是一件正相关的事情。

  传播盗版的人会通过各类平台、资源群去分享,让人购买。还有很多网站,不需要提供任何资质证明、版权声明,他们就可以上传这些作品,还会在一些关键词上规避,很隐蔽。总之,这是一件没有什么违法成本的事情。

  如果平台起不到监管作用,我们就像打地鼠一样,每天要跟源源不断的盗版群体做斗争。今天有10个人传,我们明天就得花10份功夫去打,怎么可能打得过来?

  还有更极端的,会公开放映。有人把网上下载的资源存下来,去找私人影厅放映,号称“影迷包场”。这种事同样会发生在学校,甚至老师的课堂上。老师会振振有词地说,这是教学,没有牟利。这样的从业老师和淡漠的法律意识,会让我们特别心寒。好比没有大学教材,老师从外国买教材,学生人手复印一本。这肯定是不对的!就算老师买了视频,也不应该公开放映,因为有的视频就没有放映版权。

  孔小溪:对,特别难管。在网站上传总有记录,视频一直挂着,我们可以截屏留证,可以去找上传者或网站去下架。但在视频号直播,如果你没看到预告,直播完了都不知道,你保留不了证据,拿他们一点办法都没有。平台也没有审核,这是最新型的传播业态,平台的完善需要一个过程,所以新业态是最难管的。

  前两天《汉密尔顿》在视频号的“直播”事件,为什么大家很气愤?就因为他们拿盗版资源去圈粉、引流、牟利,还自以为是在共享大家看不到的宝贵资源。

  有些人为了圈粉,为了牟利,也有人说我就是爱好,我就是要跟大家分享。但这种说法不值得理直气壮地说出来。因为这些东西不是你的。你拿出来慷慨分享,跟劫富济贫有什么区别?开仓济粮,可别忘了开得是别人家的仓。

  还有人说,资源不是满天飞吗,你们至于这样较真吗?我还是那句话,底线还是要有,就是不能公开分享、售卖,把别人辛苦熬出来的艺术作品变成你牟利的工具。

  我们最开始接触网站时,连正规的投诉途径也没有。你不绕100个弯,不找到网站的版权部门、法务部门出具律师函,根本无法下架盗版资源。

  现在,一些完善的网络平台,可以通过一些复杂的但至少是程序化的流程来下架,但这仅仅只是流程上容易一点。网站不会从此设一些关键词,屏蔽这些资源的上传。

  这么多侵权的渠道,你有时候打到一半,就已经累了。野火烧不尽、春风吹又生,我们永远需要逐个打破,永远需要从头开始,和那些上传者做最基础的普法教育。

  澎湃新闻:你们现在担心,如火如荼的免费播放,会耗尽观众此前养成的付费习惯,遗忘走进剧场的仪式感?

  孔小溪:今年的这一轮直播很多是通过手机进行的,比如微信的视频号,让人非常头疼。

  在电脑上看、在投屏上看,屏幕还大一点,你需要坐下来,你需要留出完整的时间段,还有一定的仪式感。在朋友圈里看直播,你可以随便进、随便退,没有连贯性,对舞台艺术的损毁感还是挺强的。谁会捧着一部手机看两个小时的片子?很可能就会被跳出来的微信、电话打断了,这是很不良的观赏习惯。

  再加上视频号的直播没有任何门槛的限制,平台的监管力度也没到位,任何人都可以把他从网上下载的资源搬去直播,这就更难去一一申诉了。

  当资源满天飞,在手机上随便就能点开来看,很可能就把大家线上付费看演出的习惯、进剧场看演出的习惯给破坏了。

  孔小溪:每年都更新。戏剧类,像英国国家剧院、皇家莎士比亚剧团、莎士比亚环球剧院,古典类,像英国皇家歌剧院、莫斯科大剧院……这些世界级艺术机构的戏剧、歌剧、舞蹈作品,我们都会时刻关注。他们更新了,我们会把大部分好作品都拿过来,除了个别离中国观众欣赏的倾向太远、偏好太远,或者本身在海外演出时评价就不太好的筛选掉。

  孔小溪:大概1-2年。录制方也是有版权期限的,他们和剧组、制作方签约时就有约定。所以有些作品大家说为什么看不到了,那是因为它在全球范围内都不再有版权。于是有人说,这种情况下,你们是不是可以睁一只眼闭一只眼?但从最根本的道理上来讲,我们没有理由自动给它上线、自动给它传播出去。

  剧院为主。因为它们是舞台内容,观众也是舞台的受众,所以我们主流的放映是根据演出报批这个途径去走的。当然,我们也组织过几次某些主题的影展,就会在影院放。一场放映的票价一般是120元。

  除了莎士比亚、莫里哀,最开始让大家再讲出几个外国剧作家,尤其是当代剧作家的名字,很难。因为他们不会出现在你的生活视野中。一般书是传播比较广的,但你去搜那些剧作家的剧本,国内基本都不会有。他们太小众了。

  经过高清放映的普及,大家认识了很多优秀的剧作家。我们的新媒体平台在译介剧目时,也会围绕剧作家去写文章。大家就会认识一些当代创作者,去追他们的新戏。

  戏剧普及是有一定门槛的。一个仅仅对戏剧有好奇心的人,第一次进剧场就花三五百块钱,他可能会很犹豫。但如果只花120块钱就能一探究竟,他可能就比较有意愿去接触。而且我们引进的作品,质量绝对是水平线上的,绝不会体验非常糟糕。

  我们现在引进的艺术门类很多,话剧、芭蕾、歌剧、音乐剧、音乐会、歌舞剧、纪录片都有。你可能对一些艺术完全不了解,或者原本不太喜欢,出于对我们引进品质的信任去看了看,有可能就打开了新世界的大门。

  孔小溪:有!典型的例子就是《深夜小狗事件》。我们从2015年开始放它的高清影像,放了两三年。2018年,这部由英国国家剧院制作的戏剧首次被引进中国巡演,香港、上海、北京、广州走了一圈,卖得非常好,甚至一票难求。

  这是当代剧作家写的一个讲自闭症的戏,其实是个小戏,题材小众,也没有明星卡司,剧作家大家也都不认识……要是没有高清影像作为前期的铺垫和推广,我觉得很难有演出方愿意把它弄到中国来巡演。

  高清放映打下市场基础,现场演出来了,大家会愿意走进剧场。相反,现场演出走了之后,我们依然可以做高清放映,让一些当时没看到或已经看过现场的人再刷一次。引进高清影像,肯定要比直接接一个国际大团的试错成本小多了。

  孔小溪:线下放映有时间、地点的限制问题,我们有一些具备线上播放版权的剧目,长期在腾讯视频供在线点播,目前有话剧、音乐剧、芭蕾、歌剧4个大类的48部全片在映,搭配中文字幕。单片付费仅20元,可以免费回放30天。

  版权也分线上、线下,是完全分开的,要分别买。很多高清影像品牌,为了坚持画质、音质,不做线上放映,只做线年就有线年迎来比较大的一个突破,有更多的品牌加入了。像英国国家剧院的NT Live,以前从来没有线年因为疫情,观众实在没办法去线下看,他们建立了线上平台,组织了多部戏剧作品的限时免费放映。作为NT Live在华地区的独家引进方,我们当时也紧跟英国国家剧院,同步在线上推出了一些戏剧作品的中文字幕版本。做了几次限时免费放映后,英国国家剧院的线上平台就正式进入一个付费状态长期运行了。

感谢阅读,欢迎再来!